一个特立独行的梦

读书、思考、生活、远行
打印 (被阅读 次)

这或许是我做过的最“噩”的一个噩梦了,至少是之一。恐怕也是我潜意识里选择离开的一个原因。

梦的色调很美,是哪种诡异的美。

夕阳西下的楼顶上,一些人三三两两地自然分布在一个网球场大小的空间内,中间,边沿,角落处都有人站着聊天。不是喧哗着放开了的那种聊,而是克制着激动的窃窃私语,还伴随着投向周边打探和警惕的目光。

我一步步走近,不觉间成为楼顶上众人中的一员,犹豫着该加入到哪一撮人里。此时大大的红彤彤的落日就是楼顶上可以看到的唯一风景,天空被染成了橙色和深深的粉紫色。

这时一个人,一个女子,进入了我的视线。她站在楼顶的围护墙上,落日前,身体好似投射在太阳上的剪影。逆光下的她,看不清五官,但是看得到闪亮透明的发丝。

她开始站在围墙上跳舞。真的是“跳”舞,因为,她只有一条腿。但是,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舞蹈。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旁若无人地舞动着,快乐着,陶醉着。人们并没有围上去,而是站在自己原来的小圈子里若无其事地继续聊着天,只是从眼角扫出去的目光里,多了一丝不满。仿佛在说,“你凭什么这么快乐?!你凭什么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你凭什么只有一条腿还这么快乐还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这位特立独行的舞者继续兀自快乐着,空气却越来越紧张,让我几乎透不过气来。突然人群中走出一个人手里拿着大砍刀,一个反手把那条腿砍断了。没有惊呼,没有血,只有那个身影从太阳里翩然落去。大家继续聊着自己的天,只是目光少了游移。

这个梦竟然还有续集。我后来在梦里去了舞者的葬礼,带着一束深蓝黑紫色的郁金香。我慢慢走进她的灵堂,把花放在桌上,心里跟她说,这个世界对不起你,这个世界配不上你。

那个梦之后,“特立独行”和“恶之花”都在我这里有了除王小波和波德莱尔之外更具体的意象。

这个梦二十多年了,每每回想,都清晰如初。那个容不下‘特立独行’的地方,那个见不得别人好的地方,那个永远有无数目光打量人评判人毁灭人的地方,是不是够可怕?现在写出来,也许就可以把它从记忆中删除了。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哈,刚到你那儿串门儿不遇,原来你转我这儿来了:)我们这里又下起雨来了,还有点凉飕飕。我这就出门上班班去了~
噢颜颜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赞同某回复,这种梦的现实在活着的世界可能都会存在,无论哪种生物世界里,只是几率和表现形式,愿望是美的,也是必须的,但这样的梦境或现实若再出现,或尽可能智慧的处理就好。
今日阳关很好,复活节回来人送的花儿在阳光里和阳光一般,想起你写的一家人吃了美餐你自己去散步的那篇了,喜欢。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不过还是要做美梦才好:)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做梦好!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莲子,真不是“构”出来的啊,若不是真做了这么个梦,我可真编不出来。还有,我很惭愧不了解Atwood的作品,回头去看看。谢谢莲子!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是啊,编都编不出来。谢谢迩东鼓励。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谢谢游士鼓励。我还担心最后一段会冒犯不少人,看来同感的人也很多。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你写的这个梦,和 Margaret Atwood 的故事一样让我害怕。

轻巧几笔,构出一个噩梦,写写你太历害了!
erdo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1
最后一段写得特别精彩!

这个梦真是很奇特。
彩烟游士 发表评论于
20多年了还能记得的梦,真是不一般的梦啊!最后一段写的很精彩。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strologer07' 的评论 : 谢谢!我终于把它写下来,也觉得对这个独特的梦有了交待了。
Astrologer07 发表评论于
写写,你的梦境写的真生动。那天就看过一遍,今天又看了一遍,才发现写得真好!问好:)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二哥李白' 的评论 : 欢迎来访。你当初的劝诫言犹在耳:)的确是好建议。梦与现实互相映证吧。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谢谢颜颜。很多年没有做噩梦了。希望接下来也不会再做了:)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夕阳影里一归舟' 的评论 : 也是啊!我想想这个梦怎么反转呢。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我也觉得这个梦真像一个寓言故事。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荔枝100' 的评论 : 谢谢荔枝。王小波还是理工男老公介绍给我的。当时对特立独行那一篇印象极深。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这个梦倒是没有再回来,只是不像其它梦一样很快就忘了。祝冬日周末愉快!
小二哥李白 发表评论于
庄生蝴蝶,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噢颜颜 发表评论于
:)谢谢,写的真好,也愿噩梦少有。
夕阳影里一归舟 发表评论于
梦可以反着来的:-)周末愉快!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这真的是梦吗?我怎么觉得好像是象征意义的哲理短文呢?

梦里的可怕地方不但中国有,西方也有。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喜欢你的文章。王小波的自由独立精神,使他一直处在国内文坛的边缘。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天那, 怎么有点像是意识流的电影, 我以前也有个噩梦老是纠缠, 是小时候看鬼故事留下的后遗症, 哈哈!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重复做的梦都跟学校有关,当学生的时候就是期末了发现一门课根本从来没去上过,当老师的时候就是要上课了才发现不知道教室在哪儿。还有就是在一座大大的教学楼里绕来绕去绕不出去,这个绕不出去的梦也的确是在我人生比较迷惘的时候做的。所以梦境还是反映真实生活的。这个诡异的梦一定是有感于当时生活中无处不在的要求个人服从社会规范的压力。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也祝韭菜周末快乐!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我还真想过要用影像还原那个场景,不过没有技术,只能定格在头脑里了。现在好歹捣腾到纸上了,我打算把脑子里的删除了,如果可能的话。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1 不过我也特想知道这个梦的意思,有时候自己经常做同一个梦,觉得一定有缘由。
山韭菜 发表评论于
奇特的梦境!问好!
水沫 发表评论于
写写的梦也这么文艺,正如小树所说,文艺片的感觉。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是啊,我也觉得好奇怪。一般的梦都不会记得那么多细节。你的梦在现实中发生也很奇特!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这梦做得好奇特,像恐怖文艺片,你怎么能记那么清楚啊

我做梦常记不周全,然后梦真在现实中发生了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主流媒体' 的评论 : 谢谢提醒:)这个梦是在读《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之后不久。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特立独行”这个词,因此梦里的舞者才是独腿站立吧。有趣的是,这个词跟“猪”一起出现,而最知道傻乐的就是猪了。人们常常在“happy pig"和"miserable philosopher"之间徘徊调整,其实做一个快乐的思考最好。我一辈子做过三个噩梦,看来身体还不错!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g' 的评论 : 哈哈,好事好事,这个美梦可不能忘!
主流媒体 发表评论于
噩梦大致是身体有些虚弱一点警示。既然你说到王小波,我就说书可以让精神愉悦,但是暗黑部分也会吞噬人的精神。有时少看点书,像傻瓜一样地活着,倒是实在得很。
cng 发表评论于
我做过一个最幸福的梦,幸福到什么程度呢,这么多年来梦的情节都忘光了,但是回想起来那种幸福感还隐约漾在心头...
这是不幸呢还是幸运?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看来应该把这个留在万圣节的时候写:)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怕!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是啊。现在写出来了,也许就可以忘掉了。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真是非常奇特也挺吓人的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