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爱玲故居大楼小资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洗了晚饭碗,洗了澡洗了发,用一支香的时间,坐在厨房桌前写这篇。后院一方天降下暗幕,如一件灰色的宽袍,丁香树上的花苞隐在未张开的树叶中。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怎样的?看不见了,张奶奶低到尘埃里又是怎样的,都是故纸堆里的黄。

我去那里,坐在书店里喝一杯,不是咖啡不是茶,金桔汁,我是歇脚,或者说,是想念一个故去的朋友。

二十四年前,那时的夏天还不至于现在夏天奥热难耐的长,我在夏末开始上班,坐在她的对面,她是我的“师傅”带教老师,金老师,结婚了。我们一起开会,经过常德路南京西路口,她指着常德公寓说,一个退学老师住在那里,公寓里面钢窗打蜡地板。这是一种指标,租界时代的生活质量。等我读到一个台湾记者写的文章,我知道张爱玲曾经住过这幢西班牙式样大楼。

在我后来开会经过时,我已经是一个人了,金老师调走了。我仍然要多看一眼。电车站在大楼不远处,转到南京西路,一直开到外滩。张爱玲散文里叮叮当当的电车声,在九十年代的市声里还有回响,我坐着几站路回学校。

而二月那个灿烂阳光的日子,我乘了巴士从外滩过去,中间,在我工作过的学校附近下来,物是人非事事休。金老师未满五十去世了,在四年前的三月。在她最后一个春节从医院逃回家的两天,我正巧打电话去,她接到电话,她说她想来多伦多看我。我说好。那年后院丁香花开了,传来的是她已经离开了。

我坐在千彩书坊里,在这幢公寓大楼的一楼,我旁边坐着的都是讲国语的人。其中一对是朋友,她们在谈理想中的恋人,也谈上海,上海女人。我一边写日记,一边听着,实在忍不住,问一句,你看我是哪里人?她们没有猜对。我到底离开上海17年了。当年,去一个外国人公司,那个老外对我朋友说我一看就是上海女孩。

我是谁,来自哪里?却在自己的故乡被割裂开来。两个女顾客安慰说,你是小资的上海女人,一个人过来写字。我是写字,记录我一天来的行程,为了把回故乡的每一分钟记忆浓缩在文字里,带在身边。只是她们不知道我不够小资门槛,是在想我的同事,想我曾经经过的这里。在那些年的日子里,我不知道时间会流逝的飞快,待我再回到同一地点时,我却仿佛是没有来历没有身份的人了。

金老师永远停留在48岁,她做过校长的那所中学也就在附近。我写过怀念她的一篇文章打印出来后一直放在我多伦多家的壁橱里。她喜欢过的那张照片还在我上海的抽屉里,1993年11月6日,我和从Lisa去了苏州,是上班时间,她悄悄代课了。她就是一个好人,容忍我刚踏上工作岗位时还带着的自由散漫个性。后来她骄傲地对她的朋友指着我玻璃板下的照片说,这是我的徒弟。她叫我晓晓,姑娘或徒弟。

外面的天色黑了,我越写越不知怎么写了。丁香花下个月会开的,每年的五月。飞鸟不传海外信,丁香空余雨中愁。

1,张爱玲的书,画她的油画在书店。也有不少其它的书。这家书店店门上写着——读书是我的生活方式。去年夏天我没有进去,在门外拍照了。

2,张爱玲在上海居住过的地图。

3,两个人谈,一个人做自己的事,书店里顾客不少,沪上有名。

4,我是下午三点坐在那里,这杯金桔汁40元。

5,我自拍一张写字的照片,我无所不在地写字,但是时间是留不住的。

6,它是有室外的庭院,这是洗手间,我不知道为何,爱拍洗手间。

 

觉晓 发表评论于
世界好,在你那里看见的都是美。
觉晓 发表评论于
硅谷,我今天没有戴手表,才发现在Mall里抄书抄了一个半小时,倒是勤快的。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被归舟肯定了,真好。
觉晓 发表评论于
文城浏览好,我应该算是一个爱写博客的博主。
外面的世界 发表评论于
现在国内书店都很人性化,喜欢,时间是留不住,不过你的博客可以留下那个下午的美好。以前一直以为你家老公下厨,老公负责生活,你负责诗意,哈哈。你也能蒸出白白胖胖的馒头,佩服!
硅谷2590 发表评论于
其实你一点不懒,你笔头太勤快了:)
夕阳影里一归舟 发表评论于
一眼喜欢上这篇!第一段就定调,一直持续到最后一段,全篇透着一丝慵懒和优雅,文字很有味道。
文城流览 发表评论于
觉晓的贴子越来越好看,多写多发哦,我爱看!
觉晓 发表评论于
黄莺,你懒啊,很好,像我的学生。我写是因为我的学生懒呀,我代你们写呢。。。

继续懒,懒人是幸福的。。
觉晓 发表评论于
香满衣,我见那几幅油画也是吓了一跳,不过如果能够养活几个画画的也是好的。上海生活不容易。巴黎春天我是开张时去,后来换季时去,买过牛仔裙和T恤。圣诞节前一棵超大的圣诞树在门口,是很洋气的。怀念那些日子。
觉晓 发表评论于
猫呀,这是心有灵犀呀。每天是周五了,真好。
黄莺 发表评论于
爱玲故居,就觉晓一个人是去见张爱玲的:)

猜你的名字里应该有晓字了。。。
香满衣 发表评论于
你的确不是我印象中的上海女人,你让我知道原来现在的上海也有那么低调文艺的女人:) 记得年少的时候去巴黎春天,看到店里逛的女孩子们极其时髦,又高又瘦,烫着时髦的大波浪,心里想,这就是典型的上海女人吧。个人觉得那张油画画得太糟糕了,把张爱玲这样一个人,画俗了。有时候觉得张如果生在今天,也许在男人方面不会那么背运,她又高又瘦的样子,在今天应该很有国际范,在当年,胡兰成们则要抱怨:“你这么高,这怎么可以?”
穿高跟鞋的猫 发表评论于
我现在也是,一看标题就知道是你的!
觉晓 发表评论于
Jjin,谢谢夸我写字,那天走几个小时,很累。如果不写,我都不记得自己去过哪里了。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菲儿,读到了你的,但是不能留言。
觉晓 发表评论于
子乔,我写的糊里糊涂的,最近有种春眠不觉晓天天要懒床的感觉,虽然我一直想偷懒。。。
觉晓 发表评论于
晓青,是觉得要把探亲之行写完,祝周四好,马上要周末了。
觉晓 发表评论于
问好,丁香多是紫色或白色,白色更香,粉红色很少。
jjin09061999 发表评论于
哇,好娟秀漂亮的手书啊!字写的那么整齐,如果不配文字,我一定认为是印刷品,赞!喜欢这种淡淡的小资环境,特别喜欢墙上的张爱玲的照片,谢谢!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1太小资了,我今天写了她爱吃的蛋糕:)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这篇写得很有点张爱玲的意思,浓浓的情,韵味悠长。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勤奋的觉晓!
wenhao1 发表评论于
我的是一尺来高的树苗,枝干上现在只有金色的嫩芽,打算周末挖坑种下去,希望五月份会开花,到时候就知道颜色了
觉晓 发表评论于
问好,不知你的丁香什么颜色。有句关于丁香的诗——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荔枝好,我们这边冷,郁金香还没有开,只有风信子开了,紫色的,粉红色的快了,大概还要两天。

这是书店,在底楼,她原来住上面。不过,胡兰成来拜访,从美丽园来,应该就是这里,如果我没有记错。
wenhao1 发表评论于
我昨天刚买了一棵丁香树苗,Chinese lilac,回来一查,似乎适合北方种。中国南方也有丁香吧?否则怎么会有雨巷里丁香一样的姑娘?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书店那墙纸有点像张爱玲的时代。记得当初市政府要搞张爱玲故居的时候,有人反对,因为汉奸胡兰成的关系。

怎么一年就这样过去了,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你写过丁香,还有照片。你的白玉兰呢?我的刚刚绽开几朵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