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奥莱利的倒掉

北美时事历史纵横谈
打印 (被阅读 次)

听说,保守政论节目之王,福克斯新闻主播奥莱利被炒掉了,听说而已,这个事福克斯老总默多克也没跟我商量。但我却见过未被炒掉的奥莱利,一张老脸隐藏于厚厚的粉底油彩之下,和五光十色的嘉宾吹胡子瞪眼,就是“奥莱利因素”,有线新闻排名榜首的节目,没有之一。“奥莱利因素”的现场我没去过,估计也不见佳,我以为。

然而一切美国保守名嘴之中,我知道得最早的却是这奥莱利,因为他最爱煽惑的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War on Christamas”,说左派迫害的基督徒都不敢说“Merry Christamas”了。我当年的导师曾经对我说,这个人是个超级保守的种族性别歧视者!我还不信,结果他去年搞了个节目,派一个三流记者跑到纽约中国城,带着有色眼镜把形形色色的华人寻开心了个遍;联航的华人医生被暴力拖出机舱,奥莱利看了反而哈哈大笑,最后来个“I shouldn’t be laughing”。

于是我惟一的希望,就在这奥莱利的炒掉。在导师照顾下,我毕业了,工作了,反而更左了,看见这么保守的奥莱利,心里就不舒服。后来我看到了汉尼迪,林保,马克路文,安靠特,劳拉英格拉汉母,发现这个奥莱利也没有那么极端,然而我心里仍然不舒服,仍然希望他被炒掉。

现在,他居然被炒掉了,则普天之下的左派,其欣喜为何如?

奥莱利之不良,这是有事实可证的。几年前,有个女制片人指控他搞性骚扰,奥莱利在节目上闪烁其辞,说他的律师嘱咐自己“do not comment on the ongoing settlement”,私下了拍出几百万钞票私了完事。当初很多人还骂苦主诬告,结果去年奥莱利的老板也被揭露是个大色狼而丢了乌纱帽,那么凡有田夫野老,蚕妇村氓,除了几个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为受害者抱不平,不怪奥莱利太下流的?

再说“War on Christmas”,试到吴越的山间海滨,探听民意去。有的基督徒喜欢圣诞节,有的基督徒最讨厌圣诞节,因为圣诞节其实源自拜偶像太阳神的异教;更多的人不是基督徒,当然对圣诞节无感,商家怕得罪人,在圣诞节就干脆谁也不得罪的说“happy holiday”,和左派有什么相干呢?他偏横来招是搬非。再说性骚扰别人的老婆,大约是怀着对人家有美女老婆的嫉妒罢,——那简直是一定的。

听说,后来更多的妇女站出来指控奥莱利的性骚扰,为此福克斯新闻花了一千三百万封口费。福克斯老板也就怪奥莱利老不正经,以至荼毒妇女,想要拿办他了。他逃来逃去,终于逃在意大利度假,到现在还如此。我对于默多克所作的事,腹诽的非常多,独于这一件却很满意,因为奥莱利有言论自由,保守的观点无罪,但是一位鼓吹“传统价值”“家庭观念”“保守信仰”的“文化斗士”(Culture Warrior),对不是自己老婆的女人上下其手,未免太假冒伪善了;默多克实在办得很不错的。只可惜他没有早点这么干。

大选最激烈的时候,川普的“抓逼”门曝光,也是有十几位妇女指控川普猪咸手,那时奥莱利是川粉。秋高稻熟时节,吴越间所多的是螃蟹,煮到通红之后,无论取哪一只,揭开背壳来,里面就有黄,有膏,颜色很象川普的头发。先将这些吃完,即一定露出一个圆锥形的薄膜,再用小刀小心地沿着锥底切下,取出,翻转,使里面向外,只要不破,便变成一个奥莱利模样的东西,有头脸,身子,是坐着的,我们那里的小孩子都称他“蟹莱利”。莫非奥莱利希望川普当选,他自己的性丑闻就逃得过了,他就可以躲在川普螃蟹壳下面避难了?

当初,川普只是个富翁,奥莱利却是保守节目的无冕之王。现在川普成了总统,而奥莱利却被炒了鱿鱼。莫非奥莱利在给川普造势的时候,竟没有想到自己其实也应该竞选总统吗?

活该。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号。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我们读鲁迅的时候你们在学车尔尼吧,我觉得是我们傻。
风水纵横 发表评论于
对不起,可以肯定地地说我不是吃傻的我是真的傻。
silverbug 发表评论于
螃蟹壳打开后,里面有块六角形的白色东西不能吃,吃了会肚子痛。
不过那玩意叫法海啊。
薄浣我心 发表评论于
我们这里圣诞节时,公共汽车牌上打着灯:Merry Christamas。
虽然我是佛教徒,这些字眼在我看来代表的是过节的意思,也代表美好的祝福。
薄浣我心 发表评论于
炒得好!大快人心!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这是照抄雷锋塔的倒掉好不好,擦汗...
Angry小鸟 发表评论于
大快人心的消息。

大约一个多月前,就看了华盛顿邮报的报道:15年,5个女人,1300万元。1300万是性骚扰赔款。
风水纵横 发表评论于
越写越好,特别写螃蟹的那段,语言的节奏好极了。
追梦人1028 发表评论于
一直觉得这家伙傲慢无礼。乐见其走。\n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你的文章越来越有自己的风格了。fox的确该跟“papa bear”说bye-bye了。
LaBrisa 发表评论于
不错,唾沫横飞的奥莱利真是个令人讨厌的爱指鹿为马的人。
文以止戈 发表评论于
鲁迅风格,讽得好!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罗丝琳,您这个中文能力...汗。您该不会是个懂中文的外国人吧?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白手套' 的评论 : too long? Are you talking about bill's Fox news career or Mr. Lu Xun's essay? Ha-ha.
Rosaline 发表评论于
Fox 老总 默多克"没有与你商量”?!哈哈哈!自我感觉太好,鲁迅的小说有一个什么“阿Q" 先生。我虽然不喜欢 Bill 老占着视频,但是恨之入骨如你,也不至于吧?!
白手套 发表评论于
So long, papa bear! Haha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