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花终结实 [第七章] 谁更自私?(1)

打印 (被阅读 次)

计时器响了,沈昕从烤箱里端出一盘花生。闻着好香啊,我最喜欢吃花生了,我边说边伸手去抓花生。她说你小心别烫着,凉了才脆。她问我想喝什么茶。我说我没怎么喝过茶,喝不出好坏。她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绣着金色徽标的黑丝绒小包,“那就尝尝大吉岭红茶吧,是雷蒙的朋友从印度带来的。”

她泡好了茶。我俩端着茶具、花生和水果,走到餐厅外面的小露台上。全木的露台腾空架在那棵开着藕荷色铃铛状小花的树上,花瓣散落在环绕树干的一圈木桌和木椅上。下午的阳光透过枝叶暖洋洋地洒下来,三只松鼠正在树叉上叽叽喳喳来回追逐。我深吸了一口清新的口气,笑着说这个露台好别致,坐在这里感觉像人猿泰山。

她倒了一杯茶放到我面前,又倒了一杯端到鼻下闻。我学着她的样子端起茶。茶汤是清澈的橙黄色,闻起来有股淡淡的清香,喝下一口,一股愉悦感飘升上来。我评论道:“刚入口时有一点点苦,然后感觉到了一丝甜。咽下去后嘴里只留下了甜。好像是果香的甜,说不清是什么,茶里怎么会有果香?”

“你的味觉很灵么,是葡萄味。”

“我的神经一向灵敏,过于灵敏。”我自嘲了一句,然后又喝了一口茶,细细地品了一下,“嗯,还真像。好喝,怪不得人们喜欢喝茶,我想拿去给周密尝尝,他准没喝过。” 我站起身来,沈昕另拿了个杯子倒上茶,放在托盘上递给我,嘴角噙笑:“你是爱他的。”

我的心一抖,像是被点中了穴道,浑身麻麻痒痒地不自在。我慌忙说:“爱?没有没有,我没往那方面想过,他也没想过。什么爱呀,那玩意儿,跟风一样,抓不住看不着,我不浪漫,他更不浪漫。我俩就是搭档盟友。能把伙伴关系弄稳当了,我就心满意足了。别的,我才不想呢。”

她只是微笑,没再说什么。

我端着茶杯去了客厅。周密坐在单人沙发上,身子前倾,脸兴奋得涨红,专注地看着雷蒙。对面的雷蒙靠着壁炉旁边的墙坐在地上,一条腿的膝盖支起来,双手交叉抱住膝盖,另一条腿平伸,正在说话。上上趴在爸爸的脚边,专心地玩着黄色校车,打开车门看看,把司机揪下来再安回去, 按下按钮,校车开始唱:

The wheels on the bus go round and round.
round and round.
round and round.
……

刹那间,不知为何我有点想哭。

我回到露台上,沈昕问我最近系里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儿。我说:“正要跟你说呢。上周我去听汉尼尔曼的专题讲座,他把茂川的太太给骂了一顿。”

“曾茂川?他怎么了?”

“他接受了花旗银行的聘书。”

沈昕露出惊讶的表情,“我们都以为他会去学校呢。汉尼尔曼为什么骂茂川的太太?”

“汉尼尔曼先是讲他和茂川合作的论文,边讲边夸茂川。说着说着,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这么有研究天分的人竟然要去银行,简直是浪费聪明才智!有人立刻问:茂川一直说他想去学校的,怎么会去银行?汉尼尔曼气愤地说:He has a bad wife!呵呵,他真的用的是这个词bad wife。你想不出,当时他的样子有多搞笑。那天他穿了一件圆领广告衫,白色的,背面是一堆密密麻麻的广告词,前面印了几个大大小小红红绿绿的圈,正好扣在他圆圆的大啤酒肚上,头上戴了顶红色的绒线帽,紧贴头皮,整个头看着像个大皮球,说起茂川的太太时,两个眼睛瞪得溜圆,胡子翘着,那个样子,笑死人了,整个一老顽童形象。”

沈昕笑出声来,“能想象得出,他一向不修边幅。”

“还有呢,那天他穿了一条牛仔裤,下面裤脚卷起好几叠。讲座开始前,他问大家这条裤子怎么样,说是他继子淘汰下来的。”

“看来他继子一点都不瘦。”沈昕又笑。

“肯定的,他说除了裤腰紧了点外,别的都挺好。大家当时起哄乱叫,很时髦,看,膝盖那里还磨了几个洞呢,这样的牛仔裤很贵的。他说:可不是,真贵,一百多块,那小子偏要买,穿了俩月就不要了,我老婆说扔了太浪费,让我捡捡。”

想起当时的情景,我还是忍不住乐。汉尼尔曼的两颗门牙中间有道很宽的缝儿,说话漏风,有些口齿不清,加上严重的口音,他讲的话,我只能听懂不到一半。我曾问过费尔德能听懂多少,他皱着眉头想了两秒钟说“大概百分之七十?” 不过,这些毫不影响汉尼尔曼成为系里呼风唤雨的人物,他圆圆的大脑袋壳里源源不断地涌出奇思妙想,论文数量令人乍舌,朋友遍天下,连续多年,他都是系里拿到科研经费最多的教授,带的学生也最多。

沈昕打断了我的思绪,“汉尼尔曼的意思是茂川去银行是他太太的主意?”

“对,就是那个意思,他骂茂川的太太是个财迷,逼茂川去银行挣钱,毁了茂川的的才华 。”

“茂川好像刚结婚不久?”

“对。我见过他太太一次,她比茂川小不少,看着挺任性的,当着我们的面就跟茂川发脾气。茂川不停地哄她,又跟我们解释说,她年纪小,认为老公就是应该无条件地让着她、宠着她,这才是爱,他尽量顺着她,不让她生气。茂川真是个好脾气。”

沈昕说:“难怪汉尼尔曼会生气。系里教授们在这一点上都很固执,认为最优秀的学生都应该去当教授,发表学术论文才是正道。汉尼尔曼把茂川当块宝,自然期待他能拿到一所好大学的offer。”

“所以他把一肚子怨气都撒到茂川的太太身上了。”我吃了几颗花生,“这花生糊香糊香的,真好吃。小时候我最喜欢吃炸花生米了。以后我也这样烤着吃。”我干脆把盘子端到手上,一颗接一颗地吃起来,“真过瘾。”

林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盛夏林荫路' 的评论 : 看到你这帖子,脑中蹦出来“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
盛夏林荫路 发表评论于
“你是爱他的” 同感。 除了出轨,女主对男主其它方面还是喜欢欣赏的。
但是出轨带来的伤害绝不是一句“鬼迷心窍”就能平复的,期待看到他们的智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