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乡记-杜坑,爱情曾经来过(四)谁也不能扼杀一个小生命

打印 (被阅读 次)

晶晶一岁九个月时,凤鸣又怀了一胎。

 
这次怀孕明显没有第一次那么辛苦,夫妇俩都很喜悦,盼着孩子平安出生。
 
凤鸣怀孕四个多月,经过厂医办公室,好奇地问了一句:“某个人的体检报告上写了CA,CA是什么意思?”
 
其实凤鸣是在替自己问。几个月前,她去大医院例行检查,医生在病历上写了“疑似CA”,并在后面打了个大问号。凤吗并不在意,她从小就是药罐子,曾经患过严重的哮喘,十二岁时得了个偏方竟然治好了。二十几岁又因严重的营养不良得过肝炎,也治好了。自己还不到三十岁,CA应该是个小毛病吧?
 
厂医一听到“CA”,瞪大了眼睛,嗓门提高了八度,问:“不是你吧?伊姐,一个人得了CA, 离公墓不远了。”
 
凤鸣大惊失色, 跑回家找出体检报告, 直奔大医院去了。她又做了进一步检查,不久化验结果出来:凤鸣被确诊为甲状腺癌。
 
医生给凤鸣下了命令:立刻引产终止怀孕,接受治疗。
 
凤鸣懵了,傻乎乎地问了一连串问题:“我会很快死吗?还能活多久?孩子能生下来吗?是不是一定要打掉?”
 
医生没有正面回答她。
 
凤鸣捧着化验报告回到家,脑袋发涨不能思想。此时的南方正在龙岩马坑钢铁厂的一线挥汗如雨。一项世界新技术项目准备上马,省里非常重视,省重工业设计院院长亲自带队,二十几位工程师赶赴马坑钢铁厂现场设计五十天,吃住都在工厂里。南方已经走了三十几天,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刚刚查出绝症。
 
凤鸣流着眼泪给南方去了一封信。几天后,南方风风火火赶回家,一对小夫妻相拥而泣了很久,婚前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在瞬间灰飞烟灭。
 
凤鸣的人生经历比南方曲折,性格也因此倔强很多。她最先淡定下来,对南方说:“我想好了,一定要把孩子留住。既然我活不长,就要把生存的希望留给孩子,孩子是我生命的延续。“
 
凤鸣把这个决定告诉了医生。医生问:”你想好了吗?继续怀孕意味着延迟治疗,癌细胞在你的身体里会生长很快。等孩子出生后,你治愈的希望就越来越渺茫。何况你已经有了一个女儿,是否一定要保住这一胎?这种情况下怀的孩子,质量都不大好。”
 
凤鸣很坚决,她对医生说:“我不能扼杀一个小生命来到世间的权利。我要把所有生的希望都留给它。“
 
医生不再坚持让凤鸣引产,开始积极为她保胎。最好的妇产科医生来看凤鸣。七十年代的中国没有B超,胎儿的发育状况很大一部分凭医生的经验判断。医生用听诊器听了听胎音,对凤鸣说:“胎音很强很急,是男孩。”他又用手摸着凤鸣的大肚子,不由皱起眉头:“胎儿的头过大,不正常,可能有脑积水。小心啊,怪胎的可能性很大。你还想保住他吗?”
 
这个诊断对凤鸣不啻为当头一棒。她流着泪对南方说:“这是怎么啦!舍了命也不能生个正常的孩子。”
 
南方满面愁容,忍不住将医生的诊断告诉了同事。同事们听说凤鸣怀的是患有脑积水的怪胎,非常同情。他们多方打听,得知莆田有一位治小儿脑积水的专家,热心地抄下专家的联系方式交给南方。 
 
南方握着凤鸣的手安慰她:“生了怪胎也不要紧,我们可以找专家治。我答应你,不会放弃任何治疗机会。”
 
孕妇不能服西药,凤鸣历来笃信中医,便开始大包小包的熬中药调理身体。家里的厨房天天飘着浓重的草药味。看着凤鸣将一碗碗的中药灌进肚里,邻居家的老太太忍不住叹着气说:“依妹啊,是药三分毒,你这种喝法,迟早生出个傻瓜。”
 
凤鸣暗自凄凉,难道命运如此不公,苦苦保住的孩子是患有脑积水的傻儿?即便是生怪胎傻儿,凤鸣也认了,没有什么能剥夺孩子来到这个世间的权利。
 
凤鸣和南方结婚时,朋友送了一床玫瑰红的丝绸被面,是当时的高档货。凤鸣舍不得用,她对南方说要等到她上大学再拿出来用。凤鸣家贫,为免全家挨饿,高中毕业就出来工作,上大学是她最大的心愿。从和南方相识的第一天起,凤鸣就在南方面前信誓旦旦,不上大学誓不罢休。
 
重病之下,往日的豪情壮志竟是如此不堪一击。凤鸣拿出那床玫瑰红的被面,盖在身上,她对南方说:“再不用,这辈子就没机会了。看在夫妻情份一场,答应我,即使我不在了,一定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尤其是那个傻儿,要倍加爱护,不能委屈了他。还有,孩子长大成人前,千万不要再娶,我怕后妈虐待孩子。”
 
南方含泪答应了。
 
 
已过了预产期,孩子迟迟没出生。凤鸣急了,天天用拳头轻轻捶打肚子,喊着“出来,快出来。”预产期过了三星期,凤鸣心急如焚,跑去医院拔火罐,长长的针往身上捅,希望羊水早些破了。邻居老太太又发话了:“依妹啊,养儿有时辰,孩子的命是天注定,急不得的。”
 
孩子终于生了,当医生将小宝宝抱到凤鸣面前时,她惊呆了。她生了个极其漂亮健康的小女孩,大大的眼睛红红的皮肤,哭声响亮,哪有脑积水?哪是什么怪胎?
 
凤鸣和南方都激动地哭了。南方的同事长吁一口气,说这下好了,苦尽甘来。
 
夜半无人之时,凤鸣在产房里抱着小女儿,默默地在心里对天堂里的丽珠说:“伊姐,我生了两个女儿,你放心,我会好好好好调教她们,让她们和我们一样,一辈子相亲相爱。”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