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太多,钓鱼钓到心醉

钓鱼是世界上开展最多的运动之一,是小孩子,青中老年人的摯爱。
打印 (被阅读 次)

对我来讲,一提起春钓总躲不过鲥鱼和白鲫,脑子里自然跳出了那条长达四百多英里的大河——波托马克河(Potomac River)。

其实,波托马克河也是一条界河。是它让弗吉尼亚州(the state of Virginia)和马里兰州(the state of Maryland)的人民共饮一河水,又是它让华盛顿的市民和弗吉尼亚的州民隔河相望。

都说一年之际在于春,波托马克河也不例外。也就是说只有春天是波托马克河最欢乐最沸腾的日子。这除了归于春暖花开万木复苏,还应该感谢那些不畏劳苦,千里迢迢长途跋涉,急于赶到河里谈情说爱,多得不可胜数的鱼儿们。它们包括条纹鲈鱼(striped bass),三种鲥鱼(American Shad,美洲鲥鱼;Hickory Shad,胡桃木鲥鱼;Gizzard Shad),蓝背鲱鱼(blueback herring)和白鲫(white perch)。是这些成群结队的鱼儿勾引来了成千上万为此神魂颠倒的渔翁,也是它们招来了黑如煤炭的鱼鹰和各种各样的水鸟,让这条大河突然间有了生命,有了孩子般的笑声,又蒙生出了充满梦幻般的希望。这样一来,除了沿河的大小公园里人声鼎沸,烧烤炉上炊烟淼淼外,那上百里的河岸边早已经忽密忽疏地分布着钓鱼的人们。河中小船穿梭不休,河面鱼儿欢跳不止,鱼鹰像一颗颗黑珍珠般时隐时现,高高的树梢上还传来了鸟儿们的欢声笑语。这种春日,我想再好的诗人也无法描述,再有名的画家也无法摹仿。

为了能享受这样的好日子,在上个星期五,借着送女儿到华盛顿为Internship面视的机会,我去了西弗吉尼亚州的一条沿着波托马克河而行的高速公路,并故意找借口把汽车停在了一处为观望波托马克河美丽风光而建造的停车区。下车后,我兴冲冲地跑到停车区旁的风景观望点,并心切地鸟瞰着。哇,下面是深达一百多米宛如悬崖般的土坡,和土坡相连的就是那条弯弯曲曲一眼望不到边的波托马克河了。此时,清清的河水上到处都是枣红色的小木船,每条船的上面都站着渔翁,有的正挥舞着鱼杆,有的正把银色的鱼儿钓出水面。陡峭的土坡上长满了层层叠叠的参天大树,在密密的新绿里竟然隐着上百只鱼鹰。它们像一只只黑色的大眼睛盯着我,仿佛对我说:“闲在哪里干什么?还不快下去抓紧时间钓鱼?”那一刻,我就像眼睁睁看到自己的心爱之物被别人夺走一样束手无策,心慌得怦怦乱跳,浑身上下不得劲 。我暗暗下定决心,接下来的星期六我说什么也要到波托马克河钓一次鱼,以平息我心中燃出的情欲之火。

第二天,我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和朋友久别重逢般的激动,在中午十二点钟到达波托马克河的。那时,河边公园早已人满为患,在孩子笑大人嚷的声波中,到处摇曳荡漾着烤肉的香气,令人不停地偷着咂舌。

我悄悄吞着口水慌然走出闹区,穿过小桥,又缓步来到了插满野花的河边。透过披满嫩绿的树丛,我仔仔细细瞧过去,河边上早已站满了渔翁,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似地。河面上更是抓人眼球,不是漂荡着站着渔翁的木板船,就是飞出笑声,正在观光的游艇。由于风平浪静,各种多彩的皮划艇也来了。它们的上面或坐着正在酣钓的渔翁,或坐着意在玩水的人们。有的皮划艇一会儿逆流上行,一会儿顺流急下。有的皮划艇则东跑西颠,像丢了魂的童儿,又状似没有头的苍蝇。最抓人眼球的要属水下的那些新来的,又不安分守己的鱼儿们。它们来的也太多了,多得水面上不停地冒出了成排成片喷泉样白色的鱼花,多得连鱼鹰们也挑挑拣拣,专门挑那大小适中,像弯月亮般银闪闪的美洲鲥鱼或胡桃木鲥鱼下口,如果鱼小了一点,样子寒酸了一点,或品种差了一点,那些鱼鹰们竟然装着看不见,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让人看了哭笑不得。

虽然从十几年前开始,在波托马克河钓美洲鲥鱼和胡桃木鲥鱼只能“Catch & Release”,春时到波托马克河钓这两种鲥鱼的老美渔翁的人数不减反而增加。这到底是为什么?原来老美渔翁们钓鲥鱼并不是为了吃。更何况钓鲥鱼是game fishing里最好玩的一种。手拿一根鱼杆和几枚钓鲥鱼的拟饵,来到美如画的河边甩杆逗鱼上钩。手捧银花花活蹦乱跳的鲥鱼的那一瞬间还能笑出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野性冲动,这难道不是一种花钱难买的游戏吗?

我缓步来到我喜爱的钓点。那里的好钓位早已经被其他渔翁占有。但我却表现出一派从容不迫的样子,像红色电影中从容就义的共产党员。为什么我会这样呢?因为我知道只要在河边随便找一个空位我就能钓到鲥鱼;因为鲥鱼成群地来回游走,总有今天到我家的时候;因为水中的鲥鱼太多,想钓不到都难。

于是,我胸有成竹地来到被别人挑剩下的钓位。我的左侧,离我有近十米的一块巨石旁是一位美国白人父亲和他的一位十岁刚出头的孩子。而我的右侧,则是一位着了一身渔装,风尘仆仆,钓鱼动作老练的老美渔翁。就在我绑拟饵的时候,我两侧的渔翁竟然纷纷钓到了美洲鲥鱼。尤其是站在我右侧五六米开外的那位老美渔翁,他一边从鱼嘴上摘鱼钩,一边还得意地看着我,仿佛在说:“怎么样?我钓得不错吧?”逼得我不得不朝着他点头称赞,眼睛里还故意流出了几分表扬和羡慕的神情。

我把钓鲥鱼的杀手拟饵——金色的鲥鱼小勺(shad spoon)绑在鱼线上,在离小勺一尺处的鱼线上再夹上两个三号铅豆。一切就绪以后,我轻轻一甩鱼杆,我那小勺金光一闪扭着屁股就飞进了河中心的水中。我轻轻拉了一下鱼线的同时匀速收鱼线。这一杆没有钓到鱼,我立刻又甩出了小金勺,然后增加了收鱼线的速度,让拟饵尽可能地贴着水面行走。奇怪的是这样几次下来我仍然钓不到鱼。我那胸有成竹的壮志开始受到了损伤。更令人气馁的是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两边的渔翁,包括那位孩子在内,先后都钓到了鲥鱼。尤其是我右边的那位老美渔翁,他不但钓到的美洲鲥鱼个头大,而且得意洋洋不停地朝我乏巴着眼睛,仿佛在说:“朋友,加把劲啊!”就在此时,由于过度地分心,我不知不觉放慢了收鱼线的速度。几秒钟之后,我突然感觉到我那鱼杆出现了急刹车般的猛然颤抖。“上鱼了。”我兴奋的同时摇起了鱼轮。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我的鱼线居然松了。紧接着,一条白色的鱼儿跃出了水面有一米多高。“啊,原来鱼儿是在洗腮。”我急忙用最快的速度收鱼线。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我那鱼杆再一次传来了上钩的鱼儿引起的令人心醉的抖动。我沉着应战,不一会,一条一磅多重的胡桃木鲥鱼成了我手下的败将。我把鱼儿从鱼钩上摘下放生的同时便趾高气扬地大喊大叫,然后故意看了看我右手的那位老美渔翁。没想到他正注视着我。两道眼光碰撞后他竟然对我点头以示祝贺,而他的眼睛里却流出了不以为然的神情。

“原来这些鲥鱼藏在比较深的水里。”我一边想着,一边甩出了鱼杆。我缓缓地收鱼线,让我的小金勺尽可能贴近水底。没多久,我就感觉到砰地一下,又上鱼了。当我把上钩的鱼儿拉到身边后竟然高兴得眉开眼笑。这一次钓上来的是一条罕见的美洲鲥鱼,有两磅多呢。只见这条鱼儿用一双纯真的眼睛看着我,一脸无辜的样子。我便倍加小心地把鱼钩从它的嘴上摘下,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把它放在了河水里。

再往后,左边甩杆钓不到鱼时,我就改变方向往右手边甩鱼杆;深水里钓不到鱼时,我就加快收线的速度,让小金勺尽量在水的上层游动。就这样我不停地把美洲鲥鱼和胡桃木钓上来 。不过,今年河里的美洲鲥鱼数量仍然相对较少,我钓到的胡桃木鲥鱼和美洲鲥鱼的比例在五比一左右。令我自己都吃惊的是我站在并不是最理想的钓位,竟然钓到鲥鱼的数量明显超过了周围所有的老美渔翁,有几次我竟然钓到体重在三磅以上,大个头的美洲鲥鱼,多多少少地有点技惊四座的味道。有一次我钓到的美洲鲥鱼竟然有五磅多,惊得右边的那位老美渔翁面色僵硬,看傻了眼。过了一会,他竟然面带微笑朝我走来。当他走到我的面前,我定睛细瞧过去,心里咯噔一下,暗叫道:“原来是他!”记得那是六年前,我春时到波托马克河钓鲥鱼,也是在这个钓点,就是他频频上鲥鱼。而我在站在离他不远处竟然半天钓不到一条。难堪得我像一位丢人现眼的小丑。为了偷学两招,我不得不装模作样,以找东西为由,故意慢步挪到离他两米远之处,用眼角的余光偷看他用的拟饵。当时他用的拟饵就是我现在用小金勺。我牢牢记在了心上。那天我回到家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查找金色的小勺。没想到天助我也,还真让我找到了。我机不可失地下了订单。从此以后,我才有了钓鲥鱼的好成绩。  

这位老美渔翁来到我的面前劈头就问:“你用的什么拟饵?能让我看一看吗?”

“当然。”我说着从水里拉出了小金勺,用手捧在了他的面前。我的表情中竟然还闪出几丝模糊的谢意。

他不看便罢,一看面容失色,用手掌连续拍着脑门不禁失语:“原来你用得是它。怪不得你一个劲地钓上鱼来。”

“你用的是什么拟饵?”我故意用问话来缓和我当时的激动心情。

“我今天用的是飞镖拟饵(shad dot)。远不如你的小金勺好使。”老渔翁说得同时从衣袋里掏出几个飞镖拟饵给我看。

当那位老美渔翁慢步走回到他的钓位的时候,我竟然情不自禁地用感激的目光注视着他的背影。

又过了一会,那位与我曾相逢但不相识的老美渔翁收起了鱼杆,整理好了渔包。他临走时还特意给我打招呼,开着玩笑:“你今天钓鱼不需要运气(you don’t need luck)。”

我笑脸相迎,还用含笑的目光送他远去,再一次表示我对他的感激之情。没有他我钓鲥鱼绝不会这么好。毕竟远胜过滴水之恩。

当我用小金勺钓到大约五十条鲥鱼的时候,我决定换上我的金色鳟鱼磁铁(trout magnet)拟饵来碰碰运气。没想到,我的磁铁拟饵和我的小金勺一样好用 。旁边的渔翁钓到鲥鱼时我也能钓到鲥鱼;旁边的渔翁钓不到鲥鱼时我仍然能钓到鲥鱼。有时候水下的鲥鱼群游到别处去,有十几分钟的时间我周围的渔翁都钓不到鲥鱼,我用我的磁铁拟饵依然能把小个头的蓝背鲱鱼钓上来,弥补了钓不到鲥鱼的空寂。一时间,把我周围的渔翁惊得不停地看着我。

就在我钓得正起劲的时候,我左侧的那位白人孩子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他语气轻盈地问我用的什么拟饵。我热情地把小金勺和鳟鱼磁铁拟饵拿给他看。当时,我脑子里突然涌出了帮人帮到底的想法,便招呼他的父亲过来,用手机给我的拟饵拍照。许多时候,钓鱼的好和坏其实就是隔着一张窗户纸,一捅就破。能帮人处且帮人。你对人家好,人家也会对你好。这不,那位父亲临走时把一大盒蚯蚓留给了我。

用小金勺或鳟鱼磁铁拟饵钓到的鲥鱼

钓到的蓝背鲱鱼

当我钓到大约七十条鲥鱼的时候,我钓鲥鱼的热情明显下降。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差十分下午四点钟了。我当机立断,收起鱼杆,准备到前面那棵大树树荫底下钓白鲫。那可是我每年钓白鲫的宝地。

我走了没有多长时间,远远地看去,乐得我心里开了花。还真让我猜到了,那棵大树下竟然空无一人。我迈出了小快步,一口气来到大树下。我用的是上下两个鱼钩的钓组,四号小鱼钩,用蚯蚓当鱼饵。出人意料的是我今天的运气好得不能再好了。我钓鲥鱼钓得好,钓白鲫竟然也连连得手。只要我把鱼杆甩出去,不出五秒钟,鱼儿准咬钩。钓上来的都是青一色的白鲫。我钓到的白鲫虽然个头小一点,身体胖乎乎的都是肉。

也就是钓了一个多小时,我那能容纳十加仑水的鱼捅里竟然有小半捅的白鲫。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决定打道回家。

当我回到家以后,已经下午六点多钟了。人已经疲劳不堪,满脸的惓色。也不知道我当时是不是钓鱼钓疯了,脑子里突然浮出了钓莓鲈(crappie)的怪主意。更令人不解得是我一想到钓莓鲈全身的疲劳感竟然不翼而飞,身上又充满了用不完的力量。我试探着问我家领导:“我能再钓一会莓鲈吗?”此时领导正聚精会神地戴着耳机听歌曲。她似乎听见我说的什么,便无精打采地对着我扬了扬手,说:“去吧!去吧!不要回家太晩了。”我听了领导的回话后心中生喜,几步小跑就钻进了我的那匹铁马里。二十分钟后,我来到了钓莓鲈的钓点,竟然空旷旷的,四处静悄悄。我心想这么好的天气竟然没有人钓鱼,看来渔情不怎么样,抓紧时间甩两杆,如果没鱼马上回家。没想到天助我也。我的拟饵下水后游了没有多长时间就被鱼儿咬住不撒口了。我把鱼儿拉出水面,果然是条莓鲈。我喜出望外地摘鱼后再甩鱼杆,用匀速慢慢地收鱼线,砰地一下又上鱼了。也就是一个多小时,在太阳落山之时我竟然钓到了十五条莓鲈的限量。

都说好事成双,我今天竟然好事成三。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晩上八点钟了。当我把鱼清理好,吃过晩饭之后就感到头晕乎乎的,像喝醉了酒似地。我简单地冲了一把澡,倒在床上竟然睡去了,并且一觉睡到太阳升起有两根竹竿那样高。当我起床的时候脑子里仍然不停地回忆着昨天钓鱼的经过,想到高兴处竟然开怀大笑。都说喝酒能醉人,没想到钓鱼竟然能醉心。想到这里我竟然扑哧扑哧笑个不停。

 

 

 

NJM 发表评论于
You shall be my Master.
渔魂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iceox' 的评论 : 如果是这样,应该比较严重。不过,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对potomac河里迁移来的鱼的检查还是比较认真的。
渔魂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德州渔夫_2010' 的评论 : 是crappie。不知道德州的crappie味道如何?我只知道德州那边的crappie比较大
渔魂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ristmas38' 的评论 : 是这样。所以那里的catfish和鲤鱼等最好不要吃。但像白鲫这样迁移到potomac河做短暂停留的鱼可能还不至于被严重污染。
渔魂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二哥李白' 的评论 : 谢夸奖!
pls778 发表评论于
杀生啊
iceox 发表评论于
好像 potomac river 的鱼现在不可以吃? 污染太严重? 好像一年前才发生过一次 leak 的事故。 我在 WV 的同事家用水都受到了影响
德州渔夫_2010 发表评论于
你说的莓鲈从照片上看起来很像南方的Crappie,是一种鱼吗?
Christmas38 发表评论于
Potmac河上游是否多年前污染的较严重?如果是,河中鱼的潜在污染就是个问题?
小二哥李白 发表评论于
好文!
渔魂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shingworld' 的评论 : 谢老兄的支持。
渔魂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hj2188' 的评论 : 好。我去看看。现在在外地。
渔魂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谢夸奖。
渔魂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曼儿' 的评论 : 谢夸奖。
渔魂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lder' 的评论 : 谢支持!
渔魂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lueflame' 的评论 : 是这样。谢支持。
渔魂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晋俱酒' 的评论 : 谢夸奖!比起专业钓鱼还差得远。
渔魂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meagolrocks' 的评论 : 鲥鱼必须release。white perch没有限量。
渔魂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ordeaux94' 的评论 : 有几种,在以前的文章中讲过。主要包括:small tube,trout magnet, jig head plus 1-3 inch plastic minnow, bass assassin 等。
fishingworld 发表评论于
同感,钓鱼再累也不觉得累!一天之中狂钓4种鱼!牛!
lhj2188 发表评论于
给您发了悄悄话,请查看一下,谢谢。
Rosaline 发表评论于
真正的“渔魂王”。能将钓鱼做到如此极致,做什么事都不会差。
小曼儿 发表评论于
高手。
plder 发表评论于
高手!河里鱼那么多,钓到的却是想要的单一品种。
blueflame 发表评论于
那种感觉真的好
晋俱酒 发表评论于
高手。
smeagolrocks 发表评论于
没有现量?
Bordeaux94 发表评论于
真是高手.请问你钓crappie时用的是什么拟饵? 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