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昔年何晓世事艰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鹰击长空,笔走琐事。 本博客(原名青山依旧在)系个人文集,所有文章均为笔者原创,如转载,请标明出处。
打印 (被阅读 次)

文学城已经开办二十年了?如果不是偶然在城头上发现有关文学城二十周年的征文活动,我还真的不知道,或者说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细想起来,我之所以不愿相信,是因为自己在十几年前和文学城的初识,仿佛就发生在昨天。那个时候的自己,还算得上是一位青葱青年,离开了熟悉的祖国,来到了陌生的异域。在最初的新奇感散尽之后,我和绝大多数留学生一样,整日在宿舍、教学楼和校内的勤工俭学点来往奔波。不知有多少个夜晚,为了赶作业,我强打精神熬至子夜后;不知有多少个清晨,为了去打工,我哈欠连天地爬起来。

一日在图书馆,在找寻公共电脑上网时,我看到一台电脑上开着一张中文网页,而打开网页的人早已不知去向。于是我坐到了那台电脑前,那张网页就是文学城的首页。我与文学城网站就这样偶然碰面了。与过往看过的中文网站不同,文学城给我留下的最初印象是内容的新奇和网友们的敢言。从此,在白日闲暇之余,在夜深人静之际,我啜茗上网,放松身心,成了文学城网站众多忠实网友中的一员。

在博客方兴未艾的岁月里,我也兴致勃勃地在文学城开了自己的博客。开博伊始,我写完一篇文章就急急地贴到博客里,然后以间隔几分钟的频率查看阅读数从个位数变为十位数,乃至百位数。和那些点击量动辄成千上万的博客相比,那时的我多少有些自卑。直到在2008年12月23日的夜晚,我发了博文《全球化的阿喀琉斯之踵:庞齐骗局走向世界》后就上床休息了,第二天早上,我吃惊地发现,点击量已经超过了六千多。惊喜之余,我发现该篇博文的点击量大增的原因在于,文学城编辑将其挂到了引人注目的滚动新闻位置。此后的二三年间,我又有几十篇博文被推荐到了城头新闻栏内,从而让我博客的点击量迅猛增长,直到超过一百五十多万。

此外,由于文学城在海外中文网站的龙头位置,美国以外的其它国家和地区的中文网站常常转载文学城首页上的文章,我的不少文章也得以漂洋过海,在欧洲、亚洲、大洋洲等华人居住的地方传播,有几篇文章还被新浪网编辑推荐到了新浪博客首页,得到国内不少网友的热评。

博客点击量过一百五十万及不少文章被转载的成绩让我满怀信心地转战至纸媒领域。近几年来,我在《世界日报》的副刊、上下古今和家园版陆续发表了长短文章一百多篇。尽管因琐事缠身,我很少再更新文学城博客上的文章,但我还是保持着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如有任何大事发生,我总会先登陆文学城了解相关信息。

回顾这些年与文学城共同成长的岁月,我想将发表于2010年11月3日的拙文《从台湾女大S要嫁大陆男富二代看北美WSN的春天》的结尾抄录如下,权且算作致敬于文学城二十年的发展历程(当然,文学城绝非WSN,‘她’也绝非是国产美女或白人美眉):

只要默默地拼搏努力,默默地等待时机,默默地祈盼奇迹,默默地淡看讽讥, WSN 会迎来自己的春天,一个“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的春天。
 

祝文学城网站二十岁生日快乐!愿文学城网站在下一个二十年乃至更长的时间里越办越出色!无论是流连在城里,还是闲逛到城外,我相信,与你接触过的每个网民都不会忘记你。

最后,让我以一首七律来结束本文吧:

昔年何晓世事艰,

踌躇满志气如山。

脚点他国方觉苦,

身离故乡始感难。

学习工作兼重负,

上网阅读是等闲。

更喜拙文篇数百,

文学城头世报传。

 

 

谢谢阅读我的原创文章。如传统媒体有意转发,请先经作者东方应非(Eeaglefly)同意;如网络上转载,请标明作者中文笔名东方应非。作者保留文章版权。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