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之旅(五十)

打印 (被阅读 次)

逆光之旅(五十)


程起那晚喝得笑得玩得尽心尽情,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再过半小时party就要结束,便跟那群已经完全失控了的小年轻们道了别,说他要当个好husband,大家都笑他是急着去赴约,说别忘了装那个App哦。

程起无可奈何地笑笑,随他们去挤兑吧,过了今晚哼就得老老实实给我干活去,这样腹黑地想着,嘴角露出一丝得意。他有点头重脚轻地下楼找到他们的那张桌子,穿好大衣,拿起包,向门口走去。

刚一出门,一阵冷风袭来,酒意顿时去了一半。十二月的纽约之夜,虽然灯火通明,但寒气逼人。他不由竖起了衣领,突然听到身后一串高跟鞋清脆的声音,疑惑地转过身,居然是顾小茜!正在向他的方向一步一步走来。

他赶紧迎上去:“顾小茜,这么巧,你也提前走了。” 说完,有点担心地看了一眼她的高跟鞋。

“没这么巧,是我跟着你的。程起,能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吗?我有重要的话要跟你说。” 程起听了冷不丁愣住了,刚才party上他看见了她好几次,跟她说了圣诞快乐,并象征性地碰过酒杯。他不知道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难道工作上遇到什么事了,但看她和Andrew在一起挺融洽的样子。

他看向顾小茜,她的眼睛里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坚定,正在程起犹豫之际,又传来她带着点恳求的声音:“程起,好吗?” 

程起肯定她真遇上什么事了才会有如此哀求的口气,他不忍说不, 马上点头说:“好,那我找个酒吧,我们去坐一会儿。” 

然后在路口拦了一辆出租,带着顾小茜去了他有时下班后和手下偶尔去喝几杯的一个小酒吧。

这个时间downtown酒吧里的人并不多,灯光比刚才公司的party暗淡了很多,长长的吧台边零零落落坐着一些人。程起没费力就在靠里面的角落找到一张两人坐的桌子,侍候着顾小茜坐稳当了,就去吧台要了两杯饮料和一个水果盘。

等到他静坐下来,才第一次近距离看清了顾小茜当晚的打扮。非常精致,但显然打扮得过头了一点点,其实参加过公司这种下班后party的人都知道大家主要还是上班的装束,当然好多美国女士,尤其是做秘书行政管理这一级的会打扮得比较艳一些。不过想到顾小茜这是第一次参加公司晚会,也可以理解。

他温和地看着顾小茜:“冷不冷? 要不要一杯热的咖啡什么的?” 顾小茜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看着他那关切的眼神,心又没由来地动了一下,她摇了摇头轻轻地说了声说不冷,这杯饮料足够了。

程起听了就静静地等着顾小茜开口讲她那重要的事情,可等了半天,顾小茜也没吭声,只是静静地吸着饮料。程起沉不住了,就主动地问:“最近工作怎么样?顺手了没有?” 顾小茜点点头。程起心想那就不是工作的事了,难不成她在家遇上什么难事了,马上接着关心地问:“小茜,家里没事吧?” 

顾小茜又抬头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这下程起糊涂了,既不是工作又不是家事,那是什么重要的事呢? 他一头雾水地看着她,像个教室里冥思苦想得不出答案的小男生,热切地盼望着老师给个小提示。

顾小茜看着程起茫茫然的样子,心里长长叹了口气,他终究还是不懂她的,二十年前没懂,二十年后也还是没懂,或者说是选择不懂。她突然犹豫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跟他讲她的故事。但既然已经跨出了这一步,过了今晚也许一辈子都没有说出口的机会和勇气了。

乘着那么一股酒劲和压抑在心中这么多年的一份年少时的情感,顾小茜终于缓缓展开了一个让程起震撼不已的故事。

故事里的女孩从初中第一眼看见他,第一次听到他的朗诵,第一次给他写纸条,第一次在少年宫偶遇... 到第一次放他鸽子,经历了那么多的第一次,却没敢直接说出一句”我喜欢你”的话。就算是后来她嫁为人妻,心里也还是放不下他。又后来有了儿子,看着自己的丈夫整天忙着生意,她越来越怀念那些年她和他之间朦朦胧胧的感情,心里越发凄凉。终于在发现了她丈夫和生意场上的女人有染后,毅然决然地提出了离婚,带着儿子到了美国,她自然而然地选择了纽约,因为这里有他。

只是老天一直没有眷顾她的这片痴心,这些年同在一地,居然从来没让他们碰上。好几次她都对自己说放下吧,这是天意,可心里还是不甘不愿。还是家乡的土皇帝比较悉心,居然让她在回北京的短短两周内碰到了他,而且给了他们那么一次up close and personal的接触,心里面的那份情感汹涌而出,已不在自己的掌控之内。

说到这里,顾小茜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呆若木鸡的程起:“程起,我知道,今天说出这些,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会一落千丈,但我不怕,我要不说,心里会痛恨自己一辈子。”

过了死一般的沉寂后,顾小茜冰冷的手心放在了程起温热的手背上:“程起,你懂吗?”
 

风起云止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蝉衣草_890' 的评论 : 谢谢鼓励支持!
蝉衣草_890 发表评论于
好文笔!跟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