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叶弥和她的《天鹅绒》

读书、思考、生活、远行
打印 (被阅读 次)

孤陋寡闻,以前真没听说过这位作家,更别说读人家的作品了。今日读到她的《天鹅绒》,还挺喜欢的。我不喜欢太过平淡的文字,除非是故事抓人,否则很快就会让我失去兴趣。我知道这是自己的这个阶段,还未到平平淡淡才是真的境界。我喜欢有趣的文字,喜欢码字时那些出其不意的排列组合。但是太过怪诞嚣张的我也不喜。发现叶弥的文字刚刚好,简单而新奇,在不经意间藏着力道。

《天鹅绒》讲的是一个荒诞时代里的荒诞故事。男一唐雨林是个侠客般的人物,被不作不死的老婆女一姚妹妹和下放接收村的小队长男二李东方一起戴了绿帽子。过程中姚妹妹对李东方说“我家老唐说我的皮肤像天鹅绒”。唐雨林找李东方寻仇。面对唐雨林的猎枪,从小贫寒的李东方说“我是该死。但是有一件事我搞不清楚,死不瞑目。什么叫天鹅绒?”有着侠义心肠的唐雨林,说什么都不能让自己的仇人不明不白地死去。于是无比仗义地四处去寻找天鹅绒,从村里找到镇里到县城到上海甚至北京,托了关系也是没找到。沮丧中回到村里告诉李东方你是无法知道什么是天鹅绒了。李东方说,“你不必去找了,我想来想去,已经知道天鹅绒是什么样子了。跟姚妹妹的皮肤一样。” 李东方身世可怜,唐雨林怜悯他,可这样的事又让他别无选择。唐雨林住进监狱以后,村里人都说李东方那样说是自己想要死,否则唐雨林一定会让李东方的生命“一直寄存在他的枪口上”。

故事就是这么一个故事,文字是这样的:唐雨林眼中的一个傍晚,叶弥如此描绘,“西边的天空上不断变换色彩,从橘红色到橘黄是一个长长的芬芳的叹息,从橘黄到玫瑰红,到紫色,到蓝灰,到烟灰,是一系列转瞬即逝的秋波。然后,炊烟升起来了,表达着生活里简单的愿望。土地上生长的每一种庄稼、每一棵树、每一丛草,都散发出生命的气息。生机是这么直白而一览无余,令人感动。”我一般对小说中的景物描写都没什么耐心,可是不知为什么这一段却挺喜欢,也许要除了“叹息”和“秋波”什么的。

还有一事,也让我没想到。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竟然是从这部短篇改编的。这个如果不是看了介绍,我百分之百不会把这两部作品联系起来,真没看出什么来。回头重温一下那部电影,看有没有什么藏着掖着当初没看到的这会儿能给挖掘出来。也有兴趣追一下叶弥其它的作品。

---------

感谢“Lumina"和“新中美”网友的提示,查来的准确信息,来自维基百科:(链接在此

同时也感慨一下,这年头,看个小说介绍也要勤于“fact checking”,到处都是“fake news”。我这样以讹传讹,危害也大,幸亏有网友把关。再谢!

-----------

太阳照常升起》是一部中国大陆电影,于2007年9月14日开始在大陆上映。该部电影是继《阳光灿烂的日子》和《鬼子来了》之后,姜文导演的第三部电影作品,主要演员有周韵房祖名、姜文、黄秋生陈冲以及孔维

电影改编自青年女作家叶弥的短篇小说《天鹅绒》。[1]电影讲述了四段分别发生于1958年至1976年期间,地点在中国南部东部西部,看似分散实又相连的人物故事。其表达的电影主题是,在“那个极度压抑个人性欲的时代”,每个人所反映出的“人性欲望之中各种极致境界”。[2][3]该电影亦被认为是一部艺术电影[2]其剧情有留白,保留有想像空间,风格类似《阳光灿烂的日子》。[4]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小说很短,但是这个故事和角度实在够奇妙。遗憾的是,里边并没有太让人喜欢的人物,除了男主唐雨林的怜悯心还让人感到些温暖,但毕竟他还是开枪了。我一定会找来电影看看。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是的默脉,下边网友纠正了。我这脑子真的不行了。
水沫 发表评论于
这个故事非常有意思,要去找来看看,小说或者电影。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阳光灿烂的日子》是改编自王朔的《动物凶猛》。写写说的应该是《太阳照样升起》。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新中美' 的评论 : 还有这么个电影?我去查查。谢谢!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umina' 的评论 : 对啊,我印象中也是这个嘛。看来那篇介绍有出入,待我查证一下。
新中美 发表评论于
是《太阳照样升起》吧?
lumina 发表评论于
《阳光灿烂的日子》由王朔的小说《动物凶猛》改编,
cxyz 发表评论于
也许要除了“叹息”和“秋波”什么的。
-- 哈哈, 也是这两个词烫了我的眼。
不知道叶弥, 阳光灿烂的日子很多年前看过, 已经不记得情节了。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谢科普,我也不知道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是从这部短篇改编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