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什么会坏到这个地步?

岁月的流逝,记忆的衰退,写下来为自己的脚步存个档
打印 (被阅读 次)

人,为什么会坏到这个地步?

几年前参观纳粹集中营时,被当时的所见所闻震撼了。回来后记录下了当时的见闻 【多瑙河之旅】(9)泰雷津:布拉格郊外的人间地狱 。但是,人为什么会坏到这个地步?这个问题一直困惑着我。今天读到押沙龙的文章,也探讨了这个问题,转发如下:

【来源】押沙龙

 

这几天我看了一本书,叫《奥斯维辛:一部历史》。看名字就知道,这是讲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其实讲集中营之类的书很容易写的很枯燥,因为单调嘛。就是讲杀人嘛,一个人的死可能勾人心弦,但杀几百万人就是个机械的重复,很容易读着读着就让人厌倦。人的大脑是从原始人进化而来的,咱们老祖先见到的都是具体的死亡,没处理过大规模的抽象死亡,所以人的大脑对具体的死亡故事很敏感,但是对“希特勒屠杀了几百万犹太人”,或者是“60年饿死了上千万人”这样的事情,就不太容易想象,就容易变得迟钝。这就像我们很容易想象一百万怎么花,但是听到马云的一千多亿,其实就不太理解这一千多亿到底意味着什么。

 

不过这本书倒是一点不枯燥,至少我看着不枯燥,几乎是一口气读完的。当然了,读完以后,能被牢牢记住的还是一些具体的、生动的细节。这些细节让我既震动,又好奇。

 

 

最让人震动的一点,就是生活怎么可能是突然变成地狱。


就像你生活的好好的,有房子有车,衣食无忧,孩子上的学校也不错,在邻居里头人缘也不错,生活相当安逸,一句话,是个混的还不错的中产阶级。然后忽然之间,上头下了一条命令:你的家产全部没收,忽然你就变得一无所有。

 

这还不算完呢,你和全家都还要去警察局报到。报到完了,全家人被装到一个运牲口的车里,几百人密密麻麻挤在一起,一路上吃喝拉撒都在里头。到了地方,成千上万人集中在广场上。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要脱光衣服,不管你是抠脚大汉还是害羞少女,都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脱得精光,像猪狗一样被医生翻拣。可能这人半个月前还坐在电影院里吃爆米花看电影,做梦也想不到半个月之后自己赤身裸体地在广场上跑来跑去让人检查。


检查之后就是大规模死亡。不管是成年人还是孩子,只要医生认为没有工作价值,就会被带到毒气室里,几百人上千人赤身裸体挤在一个毒气室里,然后被毒死。接着大门打开,尸体被拉出去焚烧。


这简直难以想象,完全超出受害人的理解力。如果是德国的犹太人,他们受的迫害是一点点加大的,可能还有点思想准备。但是对于斯洛伐克、匈牙利这些国家的人来说,这种变化完全是难以想象。希特勒问这些国家要犹太人,但是老百姓哪里知道啊?犹太人还是该干啥干啥。结盟都过了好长时间也没啥事,大家都觉得也就没啥事了。但希特勒忽然要的急了,这些国家忽然也同意了。这些人就一下子从舒舒服服的中产阶级变成待宰割的猪狗。


这个书里记了很多这样的例子。那些犹太人从头到尾都处于震惊的状态,觉得不理解,不可能。

 

换上我们在那个位置,能理解么?能相信么?

 

 

最让人难过的当然是孩子。太惨了。


大部分孩子是稀里糊涂走进毒气室的,也有一些觉得害怕,有的孩子在大喊:“妈妈!救救我!”当然没有任何用处。


有一个情节相当可怕。在奥斯维辛,纳粹把新来的犹太人按性别和年龄分成几组,比如有青少年组和儿童组。有些孩子半大不小,家长就把低报年龄,努力把他们送到儿童组,因为他们觉得儿童组的待遇肯定会稍微好一些。正常人谁会不那么想呢?


但是纳粹首先要处死的就是儿童,因为他们不能干活。


成年人尚且不能理解当时的处境,孩子就更加不能理解。法国当时把很多犹太人交给了纳粹(后面还要提到这个问题),当时是先把成年人送过去,然后再送儿童。那些儿童被送上死亡列车前,还以为爸爸妈妈终于要来接他们了。一对犹太姐弟俩商量着要给父母一个惊喜,策划着先藏在桌子底下再跑出来,这样父母一定会特别高兴。他们这么商量的时候,小姐姐转过头,看到了站在旁边的法国警察。这个负责遣送他们的警察一面听,一面流眼泪。


这些孩子在集中营里就会认为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有一位幸存下来的小女孩(她幸存是因为她是双胞胎,医生想拿她做实验)在奥斯维辛最后的混乱日子里,跑到了集中营边缘。在那里,她看到了一个跟她年龄差不多的小女孩站在河对岸,穿着漂亮的裙子,用丝带扎着小辫,还背着书包。这个10岁的犹太女孩简直被惊呆了。她第一次想到,外面还有一个世界,那个世界里,孩子有个孩子的样子,她们会去上学。

 

 

这里当然就有一个问题:那些纳粹怎么就这么残忍?怎么就能把人像猪狗一样处死,尤其是怎么就能这么杀掉成千上万的孩子呢?他们怎么就这么坏?


一个解释是:他们都是服从命令的,就像机器人一样嘛。


但是根据大量的采访和调查后,发现这个说法不成立。比如,大部分杀害犹太人的看守都是从心里头认同屠杀的,而且他们有机会不服从命令。纳粹跟苏联不一样,如果上头派你去往毒气室里扔毒气,你拒绝了,上头不会枪毙你,也不会判你的刑。


也确实有人不服从过。比如有位奥斯维辛的工作人员,他年纪轻轻,刚参加工作,发现自己看到的场面极其吓人。筛选犯人的时候,到处是强杀,是驱赶,有个党卫队士兵还举起一个生病的小孩子,拿他的头去撞卡车的边缘。他当时充满了愤怒,找到了上级,说:我办不到,没法在这里工作下去。我想离开,请把我调往前线。这段对话如果发生在苏联,当然他就完蛋了。但是纳粹内部是另一套规则。上司没有发火,只是建议他忘了这段对话,再干干看。


后来呢?后来这位工作人员很快就适应了环境,交上了朋友,在奥斯维辛呆得很舒服,他后来还回忆说那是一段让人愉快的日子。一句话,他习惯了。


这就有点超出我们的理解力了。对这种事情,人怎么可能会“习惯”呢?


但事实是,人就是会习惯,至少大部分人会习惯。当周围的人都觉得这样没什么的时候,时间长了你就会觉得这没什么。你开始会惊骇,会愤怒,但当周围所有人都这么干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自己错了而大多数人才是对的。既然犹太人这么坏,犹太人对德国干了这么多坏事,犹太人对世界的污染作用这么强,除恶务尽又有什么不对呢?


就像我们当年不也习惯了么?阶级敌人这么坏,游他们的街又怎么了?拿皮带抽他们又怎么了?就算真打死了又怎么了?


很多人不也怀念那段“激情燃烧的日子”么?

 


除了纳粹,其他那些人呢?


他们的反应各不相同。


先不说人,先说说国家。希特勒向占领国和同盟国都索要犹太人。被害的犹太人主要还是来自直接占领区,比如波兰或者后来被忽然占领的匈牙利。但是仆从国也有贡献。比如斯洛伐克的态度就是上交,不光是上交,而且你不收还不行。德国开始只想要几万犹太人当劳工,斯洛伐克同意交出这些壮年犹太人,但要求同时把孩子老人也送给德国。他们害怕德国不要老人和孩子,还主动补贴德国人,只要你要一个犹太人,就给德国500马克。也就是说,斯洛伐克自己花钱把本国犹太人往灭绝营里送。匈牙利和德国结盟的时候,也按照这种方式交出了十万犹太人。


法国的态度还算没那么无耻。他们的态度还是要保护犹太人,尽量不要送到德国去。但是德国态度越来越强硬,意思就是“你个战败国,别给脸不要脸啊”。当时法国有很多从东方逃难过来的犹太人,法国政府就动起了歪主意。最后他们跟德国达成妥协,法国主动交出所有外籍犹太人,而德国不动法国国籍的犹太人。

 

一句话,法国要牺牲逃难过来的犹太人,保护“自己的犹太人”。一旦妥协达成,法国警察就高速行动起来,差不多拘捕了所有外籍犹太人,把他们送到德国集中营。上面提到的那位流眼泪的警察就是其中一员。


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政府都相当不配合德国,意大利则是坚决拒绝交出任何犹太人,墨索里尼表示不吃这一套。


至于民间老百姓呢?大部分的态度都是相当恶劣,相当的丑陋,尤其是在东欧各国。当然也有同情犹太人的,但是大部分老百姓是幸灾乐祸地看着邻居倒霉的。


有位幸存者回忆过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情节。

 

托伊是个15岁的波兰犹太人,德国人在镇子上开始搜捕犹太人,这个孩子在大街小巷间拼命地跑,这时他看见了老同学雅内克。托伊大喊:“雅内克,救救我!”雅内克说:“没问题,快去我家旁边那个谷仓吧。”犹太孩子就跑到谷仓那里去了。这时有一个波兰女人冲他喊:“快跑啊!雅内克要来了!”他还纳闷呢,雅内克来了为什么要跑呢?这时他发现雅内克带着一个纳粹走了过来。雅内克指着他说:“这就是那个犹太人。”


然后雅内克冲他说了一句最可怕的话:“再见了,托伊。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在肥皂店的架子上了。”


当时有传言说纳粹用人体做肥皂,雅内克就这样跟老同学道了别。


人,为什么会坏到这个地步?

 

 

当然也有人性在闪光。


比如在丹麦。


丹麦被德国占领后,丹麦人坚决地保护了国内犹太人。德国开始的时候没有动丹麦犹太人,但是后来还是秘密下达了抓捕令,准备在夜间将丹麦犹太人一网打尽。但是这个消息被高层泄露了出去,丹麦人马上行动了起来。


丹麦警察亲自安排逃跑路线:横渡海峡逃往瑞典。犹太人成群的坐火车和电车奔赴港口车站,出租车从那里把他们拉到港口。出租车司机都知道怎么回事,一趟趟地运送这帮人,有些司机不肯收费。随后警察出面,联络了大批渔民,让他们载着这些犹太人横渡海峡。数不清的渔船开出了港口,丹麦的海岸警卫队掉转头,装作没看见。

 

对岸的瑞典人得知消息后也行动起来。他们派出亮着灯的小船,确保这些偷渡者可以安全上岸。到岸后,瑞典人友好地迎接了犹太人,他们一起唱起丹麦和瑞典的国歌。瑞典人在广播里宣布,他们欢迎所有这些逃来的丹麦犹太人。除了不到500人外,丹麦的8000名犹太人几乎都逃了出来。


在一片黑暗残酷的世界里,终究有这样的光明。


战争结束后,东欧的犹太人返乡后差不多都遭到了排斥,过程非常心酸。但是丹麦的犹太人回去后,发现一切都安然无恙,他们的财物还好端端的在那里,邻居帮着他们照管着。就算是租房子的犹太人,他们的生活也没收什么影响。不少房东们把他们的家具仔细打包起来,等着他们回来。有些离开者的房租,朋友们就帮他们付了,他们一回来直接住回原来的房子。有的虽然被租给了别人,房东也通知新租户:人家犹太人老租户回来了,你要腾地方。他们很快也搬了回去。

 


丹麦人和波兰人为什么态度如此不一样?对此当然可以有很多解释,比如丹麦人经济上比较富裕,生存压力没那么大,还有东欧的反犹文化本来就比较强等等等等。这些说法可能都对,但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教育与环境。

 

丹麦人,中国人,德国人,波兰人,美国人,俄国人,生下来的都没有多大区别,都是赤身裸体、哇哇哭叫的娃娃。让他们做出不同事情的,还是他们碰到的环境,接受到的教育。


如果你受到的教育就是对人要友爱,要尊重生命,要帮助弱小,而你看到周围的人也都是这么做的,那么你就可能会像丹麦人一样,去开着车把犹太人送到港口。


如果你受到的教育就是我们要强大,我们要铲除一小撮毒瘤,要么不能对敌人仁慈,而你看到周围的人也都这么认为,那么你就可能会像那位集中营纳粹一样,冷静地看着孩子们走进毒气室。


如果你受到的教育就是我们要做螺丝钉,我们要爱戴领袖,我们对敌人要向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我们要做领袖的好孩子,而你周围的人也都这么认为,那么你就可能会像当年的人一样,把人架起来批斗羞辱。


说到这里,我又想说说我们中国。毕竟是中国人嘛,对自己的事情更关心些。

 

我们的上一代做了些什么,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会做什么?我们的下一代又会做什么?我不知道。

 

我曾相信中国毕竟是在一代代进步的,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但有时候我又不这么想。我往往又忽然觉得,中国的进步虽然很明显,但还是没有到一个节点,没有到一个阈值。跨过一个阈值之后,这个社会会犯糊涂会做坏事,但不会大规模做出过于疯狂的事情,过于残忍的事情,进步会波动但不会大的后退,会有很多基本的无形力量在制衡它。但是在这个阈值之下,疯狂的事情有可能不会发生,但也有可能会发生。一切还都是可能的。


而我觉得,中国很可能还没有迈过那个关键的文明阈值。

背包走天涯 发表评论于
看您的文章再晚,也晚不过现在给您点个[赞]!
troyviv 发表评论于
????好文
山海蓝 发表评论于
好文!
飞越2003 发表评论于
少有的好文!+1 感谢楼主!
HCC 发表评论于
Great article. Thank you for sharing.
百花苑主 发表评论于
太深刻了!人性之恶的根源就是自义(以自己为正义的标准),然后打着正义旗号去杀和自己观点或信仰不同的人,这样屠杀起来就不会有内疚感,也不会意识到杀人的和被杀的其实是同类。
洞庭人家 发表评论于
好文。经常回国的人应该深有体会,当下的中国在精神文明方面不但没有迈过那个关键的文明阈值反而是越来越远离。
shaoaifeng 发表评论于
Chinese helped host Jewish during the war. Shanghai had hosted the refuge for all the Jewish came to Shanghai. There is a Jewish refuge Museum at Tilanqiao area. Because of that, Israel was one of the first countries recognized China's declare of Independence in 1949.
shaoaifeng 发表评论于
Chinese helped host Jewish during the war. Shanghai had hosted the refuge for all the Jewish came to Shanghai. There is a Jewish refuge Museum at Tilanqiao area. Because of that, Israel was one of the first countries recognized China's declare of Independence in 1949.

hola! 发表评论于
首先不同意全面否定基督教

北欧人是有些山的精神,少艳俗,北欧的地产没有南方丰富,
随易 发表评论于
人性的思考,一个深奥的课题 ...
潇潇雨轩 发表评论于
中国几千年的文明程度很多还不如犹太人的文化影响
八音涧 发表评论于
好文章。
看来北欧真是代表了人类最高文明的地方。
文中提到文明程度不仅和经济发达正相关,也和教育和环境正相关,说得不错,但我还想补充一点,就是和社会的领导层也密切相关,人是有从众和趋同的天性的。这两天在看animal farm,那只叫拿破仑的猪,可以把原本正正常常的农场动物弄得癫,狂,傻。。彻底丧失思考的能力,人类社会的缩影。
三步两桥 发表评论于
感谢朋友们的留言,我在你们的讨论中学到了许多。还会继续思考和搜寻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需要等到人类文明进步到一个新高度才会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在这之前,让我们每人都做一个充满爱心,珍惜生命的人。
不妨迷糊 发表评论于
欧洲的集中营,亚洲的南京大屠杀。德国人反思了,日本人呢?最近国内闹得沸沸扬扬的日本右翼酒店的无耻宣传,是去日旅游的美国人注意到然后在facebook上披露的。可见人性之恶,没有最恶,只有更恶。

美国遭受恐怖袭击,为无辜的平民默哀。但是,即使如此也不要忘了,美国政府在中东一系列政策至少是这个‘恶果’的主因。既然是世界上民主社会的典范,民选政府,人民为政府的行为买单,逻辑上似乎没有错。

在这个地球上,没有哪个文明真地过了这个阈值,一旦涉及自己利益就不折手段的保卫,有错吗?没错!不要说只有人类杀害自己的同类-雄狮子战胜狮群首领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杀死前首领的未成年幼师以保障自己繁殖的权利。人也是动物罢了。
风酥酥 发表评论于
好文!喜欢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批评的对,我一杆子打了所有美國人。一部分美国人,我更正。
滥杀无辜的穆斯林我也怕,但也是极少数。
0084lx 发表评论于
好文!一直不敢去奥斯维辛,怕心太痛。。。
我觉得,德国是跨过了这个文明阈值的国家,所以才会上演,希特勒又回来了,这部电影。但真实的生活确实是,很多德国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希特勒!只是战争的罪恶感和社会的文明要求压抑着他们的这个心理。担当外来人(难民或是其他)侵略了他们的生活质量的时候,这种心理就会强大起来。。。
这永远都是一个复杂的社会,宗教与人性的问题!西方宣扬的人权与人人平等,也只能处于每个国家国内的限度,根本没有能力作为普世价值的!任何社会中生存的成人,都有善和恶的两面性!小孩子是天真无邪的,但却无力撑起社会!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莲盆籽MM:

您生活在美国多年,一定体验过30年来美国民众对我们这些外国人的善意,并接受过美国人的各种帮助。但经历911和欧洲和美国的多起恐袭后,美国民众对穆斯林,对伊斯兰教怀有戒备之意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我也有非常友善的伊朗朋友,我的亲戚也有不吃猪肉的穆斯林,但这些并不意味着,我就不在乎我儿子去跑马拉松必须冒恐袭的风险,也不意味着美国可以不加甄别地让穆斯林国家的人轻松入境。对那些远在天边的中东国家,您想想,国务院的那些普通工作人员又不是007,他们又有啥高招能够甄别出谁是真正的难民,谁是ISIS呢?除了那些与美军并肩作战的翻译和助手,美国人可以打保票,其他人,谁能下短语?

有因才有果,没有穆斯林过去十来年的肆意滥杀,没有伊斯兰教在美国基层的层层渗透,甚至企图禁止小学校里吃猪肉,川普这种人哪有可能上台?哪有今天川普发布的这些不合人道主义,不合政治正确,半数美国人强烈反对的禁令呢?

历史就是这样,某个阈值过了,就会激起反动。川普的举措如果过了,必然也会激起反动。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都在批评中国人,为什么没人批评美国人?
现在美国人看待穆斯林,不是象当年德国人看待犹太人一样。
gagaga 发表评论于
人,的确很恶。。。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太子党群 发表评论于


---川普上台,就美国基教要对犹太人开战。

这回,亚裔基教垃圾是最大的帮凶,!!
太子党群 发表评论于


二战天主教德国军人先祷告,之后就开杀人、吉普赛人、犹太人、同性人。

之后,就是被杀。----之后川普又开始了。
太子党群 发表评论于


如果,川普发出指令---,

这些华人基教垃圾会是第一批冲到犹太人会堂、社会的暴徒!!。
太子党群 发表评论于


---如果,你坐在华人较会每周5的“查经”的房子里,你听到的思路、发言、讨论的内容;

就是,---犹太人是最坏的、可恶的、杀耶稣的。

几十年的查经的主题---就是--犹太人恶魔、是撒旦。
满池娇 发表评论于
非常好的文章。

谢谢!
有一天我会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有警醒,有感动
也来凑热闹 发表评论于
这是天生的。你看看城里的学习旅和三竹斋这些人就知道人可以有多坏了。
mwang4324 发表评论于
的确是这样。 看到中国赤裸裸的地域歧视和美国华人对除了白人外的不加掩饰的种族歧视就知道了. 如果现在美国发生运动需要举报, 华人一定是最积极参与的族群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braker999:

奇怪您是咋看出LZ写此文的目的是想“忽悠当代中国人”的?您以为您在读人民日报?LZ只是在海外的一个网站里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一点自己的思绪,不幸被小编妹妹看中,提到城头。您若觉着不对您的口味,请你飘过,这里言论自由。如果你想批评,那也请你踏踏实实地写点东西,别飞帽子。
虎侠士 发表评论于
braker999 发表评论于 2017-02-03 19:33:24

这篇可算是挺高级的一篇毒文。。。。
似乎您比坛子里的许多人高明的多,目前为止,只有您一位看出来是毒文了,可是只看到您的论点,没有论据啊,反而感觉正如三步二桥所说,您可能很不幸属于“很可能还没有迈过那个关键的文明阈值”的中国人,要不怎么您上来就给人家扣一顶帽子?而不是客观的指出其中的不足之处?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可非常遗憾的是人人都还觉的自己是好人,这就是为什么人会坏到这个地步的原因
braker999 发表评论于
这篇可算是挺高级的一篇毒文。但就如假的永远成不了真的一样,经不起推敲的。这篇文章就有一个大逻辑的错误,这种教育哪个朝代哪个国家都一样,而恰恰推翻前朝的大多是受爱国教育的前朝人,这就表明本文的什么教育逻辑什么文明阈值是胡想的不是分析的。当代中国人比上代的文化水平已经大大提高,有多得多的思考能力了,他们对什么是对错,上代人做过什么对错都清清楚楚,大家都有共识是上代人功远比过大,这个功是共产党为主的,所以共识不是革了共产党而是接受现状。

作者就凭这点水平,要忽悠当代中国人是不可能的,当代中国人可是接触过上代的错误,造做了当代中国的巨变,能力正是最强之时。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拷问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集体,是否跨过那个阈值,是没有意义的。这样的拷问,只在个人的层面才是真实的。人性相同,人心相通。魔鬼与天使,一念之差。看看斯坦福监狱实验,就会明白。
lio 发表评论于
+++++++++++++++++++

我特别赞同LZ美眉的最后一句问话,中国人有没有迈过那个关键的文明阈值?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文革批斗,比如六四。不仅这一代中国人没有迈过,而且下一代仍然迈不过,因为同样的残忍对待同类的教育仍在继续。。。
童谣 发表评论于
少有的好文!+1
lio 发表评论于
好文!


wumiao 发表评论于
中国人怎么没有跨过那个文明的门槛,作者难道没看过二战时的中国人在上海怎么帮助了那些躲避屠杀逃到东方的犹太人吗?
天地行 发表评论于
好文!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好文!我记得我在英国报纸上读过一篇文章,一位二战期间逃离奥地利的英籍犹太人1990年代回到维也纳她家的老宅,她敲门,对门内走出一位奥地利女士说,她原来就住在这里,能不能让她进去,她想再看看这所房子。那位奥地利女士却轻蔑地看着她说,当年怎么没杀光你们?读后的震惊我至今不忘。

所以丹麦人善待犹太人并不完全因为他们生活富裕,生存压力小,更是因为他们的文化、文明程度和人文观念,而这些是通过潜移默化,通过教育而来的。

我特别赞同LZ美眉的最后一句问话,中国人有没有迈过那个关键的文明阈值?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文革批斗,比如六四。不仅这一代中国人没有迈过,而且下一代仍然迈不过,因为同样的残忍对待同类的教育仍在继续。。。
localappleseed 发表评论于
少有的好文
高枫大叶 发表评论于
对人性的思考,值得大家好好看看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
lilyzyl 发表评论于
感谢转这么好的文章 要细读..
登录后才可评论.